外包介绍
沈腾,不好笑了
发布日期:2022-08-23 06:58    点击次数:136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谈心社》栏目(公众号:txs163)出品,每天更新。

上映半个月,《独行月球》已拿下25.5亿的票房。

单从成绩上来说,确实不愧于观众对“沈马”再次合体的期待。

然而口碑追不上高票房。

奔着开心麻花名头走进电影院的观众,看到影片结尾大呼“诈骗”。

突如其来的牺牲,莫名其妙的泪点,让观众在电影院里猝不及防地被强行煽情,出门右转就打了个一星差评。

电影评分一跌再跌,从7.8分降到了6.8分。

屡战屡胜的搞笑王牌,也败在了“催泪”上。

说好的喜剧,干嘛最后非得让哭出来?

01

独行月球,并不“独行”

《独行月球》的剧情并不难理解。

宇航员独孤月被落在月球上,因为地球遭行星碎片撞击,他误以为地球已经毁灭,自己是宇宙中最后幸存的人类。

他孤独地生活在月球,只有一只袋鼠陪伴他,直到无意中发现人类世界传来信号,开始为了回到地球不断努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独孤月终于和人类世界取得联系,抵达了空间站。

然而在空间站,他无意中听到马蓝星和别人的谈话,知道了还会有陨石撞击地球。

于是为了拯救全人类,他决定与陨石同归于尽,牺牲在茫茫太空。

原本是高概念叙事加喜剧元素的集大成作,然而电影呈现出来的结果却是,前半段谐音梗与烂俗套路齐飞,后半段煽情泪点来的莫名其妙。

独孤月的牺牲毫无预兆,生硬到让许多观众还没明白过来就开始了金句独白:

“这是唯一可以保护你,保护你们的方式。”

一脸懵的观众看到最后,还以为在看《流浪地球》。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国产喜剧第一次在煽情上翻车了。

电影《快把我哥带走》,改编自同名搞笑漫画。

在妹妹心里,哥哥是个没有家庭观念,整天只知道整蛊自己的“烦人精”,于是许愿希望哥哥消失。

结果一觉醒来,美梦成真,哥哥真的变成了好友的哥哥。

从局外人视角看哥哥的恶作剧时,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哥哥为了保护她,不让她知道家里的那些糟心事。

整部电影试图用无厘头、浮夸的搞笑画风,引出“亲情可贵”的深沉主题。

结果为了点出哥哥恶作剧的原因,“洗白”哥哥的人设,用了大段大段的煽情独白。

硬是把无厘头的青春搞笑故事,拍成了伤痛文学。

最后生硬的煽情戏,主角泪流满面,观众却摸不着头脑。

强行煽情,喜头悲尾,国产喜剧落入了这样的套路已久。

无论前面有多么好笑,结尾的十五分钟都不忘上价值观,用煽情来强行升华结尾。

而这样的现象早前几年喜剧综艺大热时,就已初现端倪。

作品中的笑点包袱不再作为重点,反而像在比拼谁的催泪弹放得“更响亮”。

《欢乐喜剧人》里,相声演员孟鹤堂和周九良、小品演员杨树林就曾先后调侃这一现象。

“一到结尾就煽情,《喜剧人》都成了《悲剧人》。”

“能得总冠军的作品一定要煽情,为什么前几季没有得总冠军,因为煽情煽的不到位。”

曾经在春晚上凭着《不差钱》一夜成名的小沈阳, 放屁臭是怎么回事几年后出现在演员综艺的舞台,谈起不再做小品,他也直言原因是不喜欢“喜头悲尾”。

披着搞笑外壳的喜剧,内里却必须得是宏大叙事,煽情升华,逼出观众几滴眼泪之后,才能圆满收官。

可这些突如其来的强行煽情,总是让观众一头雾水,笑得不尽兴,哭也莫名其妙。

无论是观众还是演员,似乎都陷入了这般无奈的死循环。

02

喜剧不能煽情吗?

很多网友将《独行月球》的翻车原因,归结为电影并未关注到独孤月身上真实的尴尬,而只是把他的痛苦化为了一种程式化的笑料。

可这被主创们忽略掉的、独孤月身上的“真实的尴尬”,恰恰是开心麻花喜剧曾经成功的原因。

2015年,《夏洛特烦恼》横空出世,开启了开心麻花的喜剧“盛世”,这部电影中,同样有不少“煽情戏码”。

人到中年一事无成的夏洛,通过梦境穿越回到过去,追到了心爱的女孩,成为了音乐教父。

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内心却越来越空虚。

一场梦醒,他认识到自己过去的错误,重新回到了妻子马冬梅身边。

虽是俗套的设定,但剧情的反转却并不突兀。

夏洛在灯红酒绿的生活里经历了人生的巅峰,也跌入了人生的谷底,

经历了背叛和徘徊之后,夏洛在破旧的出租屋里找到了马冬梅。

粉色碎花的墙壁,床头柜即将枯萎的花,普普通通的马冬梅,和一碗茴香面。

夏洛看着自己从前最不在意的一切,认清了自己的不堪,放弃所有回到马冬梅身边,直到梦醒。

结尾处浓缩的温情并没有让转折显得突兀,反而在划开现实的尖锐之后,用梦境疗愈了主角的挣扎。

夏洛身上有小人乍富的穷形恶像,马冬梅身上有普通人的珍贵美好,而这二者的反差,在一次又一次的两难抉择中走向了融合,给予了观众真正的情感共鸣。

没有强行原谅,也没有矫饰的教化,只有人性真实的一面。

反观“喜头悲尾”式喜剧,逻辑不够,剧情不顺,却总想讲出大道理。

戏剧的核心是矛盾与冲突,而“喜头悲尾”式的喜剧,却试图只用煽情解决矛盾,让演员用空洞无力的台词反复说教。

于是稀里糊涂的逻辑里,误会轻而易举地被解开,丑恶一厢情愿地被教化。

观众看不到人物关系的变化,看不到生活的艰难,也看不到矛盾的真正解决。

一切草草结束,走向合家欢的大团圆。

所以,与其说观众讨厌煽情,倒不如说是讨厌潦草的故事逻辑,讨厌空降的人物情绪,更讨厌避重就轻的风平浪静。

03

怀念那些不为催泪而作的喜剧

看多了强行煽情的观众们,不由得怀念起曾经那些真正让人开怀大笑的喜剧。

这几年,在“最希望谁出现在春晚舞台”的网络投票中,陈佩斯总是遥遥领先。

这位开创了小品形式的喜剧大师,与搭档朱时茂的喜剧作品,时隔二十多年再回头看,仍然能令人捧腹大笑。

小品《主角与配角》里,陈佩斯饰演一个演惯了龙套的小配角。

好不容易获得了和主角朱时茂换角色的机会,却挺着肚子,洋洋得意,举手投足之间藏不住那副反派的嘴脸。

明明演的是八路军,说到鬼子进城,却一不小心喊成了皇军。

几个回合下来,陈佩斯又从主角位走到了他擅长的配角位。

朱时茂问:“我枪呢?”

陈佩斯就赶紧上前递枪:“这儿呢!”

直至倒下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错乱了:“不对啊,我是主角啊!”

啼笑皆非,却又合情合理。

那句经典台词“我原来以为,只有我这模样的能叛变,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朱时茂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了!”

既道出了配角们的辛酸,也没有让主角形象抹黑,保持了极其巧妙的平衡,内里暗含的道理也并不只是浅薄的搞笑。

还有让网友们盘出了包浆的《吃面条》,陈佩斯饰演的小人物为了演好广告拿工资,无实物表演一碗接一碗地狼吞虎咽,直到肚皮溜圆,闻到面条味道就想吐。

二人并未在结尾振臂高呼正能量,也没有强行用台词讲大道理。

但观众在从头笑到尾之后,能从陈佩斯白眼一翻的滑稽里,清晰明白地咂摸出小人物的辛酸。

讽刺社会乱象的喜剧,同样也不需要煽情。

赵丽蓉和巩汉林打造的小品《打工奇遇》,讲一个老太太外出找工作,却碰上了“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的奸商。

老太太急中生智,以退为进,一边套话一边给工商局举报。

到最后,写下“货真价实”四个字飘飘然离去,至于奸商的结果如何,留足了余味。

时至今日,这段评书式的唱腔仍是刻在一代人DNA里的记忆,只要一句“宫廷玉液酒”,就有人能会心一笑,接出下句。

这些经典喜剧足够好笑又令人印象深刻,直到如今仍是经典。

没有生硬转折,也没有煽情台词,只是用幽默的方式化解矛盾,讽刺现象,然后用出彩的剧情和表演,春风化雨地让主题深入人心。

被煽情式喜剧霸屏的今天,越发怀念那个看喜剧,可以获得单纯快乐的年代。

观众的惊喜可以是在看完一部喜剧后感叹:

“说好的喜剧,笑着笑着给我整哭了。”

而不是在看的时候无可奈何:“服了,又来煽情戏码这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