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包介绍
法庭驳回劳荣枝对案件管辖权异议
发布日期:2022-08-23 02:05    点击次数:139
 

原标题:#央视法治在线直击劳荣枝案二审#

【央视法治在线直击劳荣枝案二审】8月18日上午,劳荣枝涉嫌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上诉案,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在庭前会议中,劳荣枝及其辩护人表示不申请回避。劳荣枝及其辩护人对案件管辖权发表异议,被法庭依法驳回。央视法治在线记者在现场旁听。目前,上午庭审已结束,下午继续开庭。

视频截图

延伸阅读:

今天上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第四审判法庭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上诉一案。据了解,此次庭审,劳荣枝的家人为其更换了辩护律师。

据媒体此前报道,劳荣枝,1974年生人,原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学教师。1996年至1999年期间,劳荣枝跟随其当时的男友法子英先后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绑架、抢劫、杀人案件。1999年,法子英在合肥被抓获,并于1999年11月18日被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逃亡近20年后,劳荣枝于2019年12月在福建厦门落网,同年12月17日,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劳荣枝批准逮捕。

2020年12月21日、22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2021年9月9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劳荣枝被判故意杀人、抢劫、绑架罪,决定执行死刑。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劳荣枝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诉。

那么,二审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会是什么? 二审与一审相比,可能存在的亮点有哪些?8月18日上午,新闻晨报记者联系到了劳荣枝亲属一审委托律师周兆成,请他来解读相关问题。

周兆成律师认为,关于疑罪从无原则的司法适用,劳荣枝是否有杀人合谋,是否参与杀人,这将会是二审控辩双方的焦点。“二审法庭要确认一审法庭查明的案件事实,同时结合被告人劳荣枝在归案后的数次供述,结合罪犯法子英的早前供述,要与客观证据相互验证。从而确认劳荣枝是否参与杀人。”

此外,周兆成律师还表示,法子英当年供述,每次杀人前,都会让劳荣枝先离开,这一点是否可以验证劳荣枝不存在杀人的故意和动机,也需要二审庭审中给予查明。抢劫罪和绑架罪虽然是严重侵犯人身与财产法益的暴力犯罪,其犯罪构造中能够包含故意杀人的恶劣情节。但是,案发时,必须有证据证明劳荣枝当时具有故意的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包括杀人的实行行为。刑法的证明标准在于“排除合理怀疑”,所以,二审公诉机关还需要拿出强有力证据证明劳荣枝的杀人行为是否成立。

那么, 瞬玩族二审与一审相比,关键是什么?对此,周兆成律师告诉《新闻晨报》,作为劳荣枝亲属一审委托律师,因案件历时25年之久,法子英早已被枪决,本案许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以及是否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是本案的关键。与民法上“高度盖然性”标准不同,刑法上的“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对案件和证据的要求更高,这也体现出我国在惩罚刑事犯罪上的谨慎态度。

图片说明:周兆成律师(右)与劳荣枝家属

作为劳荣枝亲属一审委托律师,周兆成还向记者讲述了他与劳荣枝家属接触下来对于劳荣枝的一些认识。“在朋友眼里劳荣枝很聪明,为人也很开朗,其在酒吧卖酒的时候,对客户都非常的热情,而且经常从客户的角度考虑问题,不会让客户乱消费,会经常帮客户省钱,有时候还给客户赠送一些酒水,所以她的客人也非常多,大家都很认可她。劳荣枝平时生活很节约,在外面和朋友吃饭都会控制消费。有时候打的士都舍不得打,喜欢做公交车。她男友就告诉我,劳荣枝逼着他陪她做了好几年的公交车。”

周兆成律师认为,这起案件一定会是全国法治的样板案例。接下来,新闻晨报记者将持续关注本案最新进展。

据央视新闻消息,8月18日上午,劳荣枝案二审正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南都记者注意到,8月18日上午,庭审进行的同时,受害人合肥小木匠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刘静洁接受采访时表示,她曾参与一审庭审,劳荣枝当时的供述没有证据佐证,她认为二审改判“不太可能成为现实”。小木匠的女儿表示,“虽然一审判了死刑,但是弥补不了对我们家的伤害,不会提供谅解书,也不会原谅她。”

2020年12月21日,劳荣枝涉嫌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等罪一案开庭审理 。新华社发

新华社此前报道,2021年9月9日,南昌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法院一审认定,1996年至1999年间,被告人劳荣枝与法子英(已另案判决)系情侣关系,二人共谋并分工,在南昌、合肥等地共同实施抢劫、绑架、故意杀人4起。案发后,劳荣枝使用“雪莉”等化名潜逃,2019年11月28日,其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被告人劳荣枝在一审宣判后提起上诉。

8月17日午间,劳荣枝的二哥告诉南都记者,接到法院通知,5名被告人家属获准在8月18日进入法庭旁听。合肥小木匠陆某明是受害人之一,其家属代理律师刘静洁向南都记者透露,其当事人对一审附带民事判决赔偿4.8万未提起上诉,本次庭审将不会到庭,家属会通过网络方式关注庭审,并希望维持原判。

8月18日,对于本次二审开庭,刘静洁也表达了她的观点。她认为,“改判不太可能成为现实。”刘静洁认为,一审审理了两天,为劳荣枝提供了充分的辩解时间。“劳荣枝所说的受法子英威胁、恐吓,是不能成立的,她的供述没有任何证据佐证。”刘静洁表示。

小木匠的儿子和女儿表示,父亲遇害后,20多年来一家人遇到了很多困难,母亲通过种田、保洁来维持三个孩子的生活。小木匠的女儿回忆称,小时候的一场大雨把家里的老房子冲倒了,“妈妈拿着蛇皮袋带着我们几个躲雨”,四处奔波和借住,她因此“从小就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

两人表示,一直以来都关注着案件判决结果。小木匠的女儿坦言:“虽然一审判了死刑,但是弥补不了对我们家的伤害,不会提供谅解书,也不会原谅她。”对于二审结果,小木匠的儿子表示,希望能够维持一审刑事及民事判决。

南都此前报道,作为受害者家属,小木匠的妻子朱大红通过代理律师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合计135万元,法院一审判决附带民事赔偿4.8万元。

对于一审提出的赔偿金额,刘静洁解释称,是根据当事人抚养三个子女至成年的抚养费、死亡补偿金、精神损失赔偿等费用定下的。最终一审判决赔偿48000元,其中38000元为丧葬费,10000元为财力补助费。她表示,接受赔偿数额,没有提起上诉。“情感上无法接受,但是劳荣枝没有赔偿能力,就算提起上诉,也很难赔偿。”谈及劳荣枝家属所说的“愿意砸锅卖铁,全力赔偿”,刘静洁坦言,劳荣枝家属目前没有联系朱大红一家,也没有向他们提出进行赔偿。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实习生 廖泳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