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包介绍
劳荣枝案二审开庭审理画面
发布日期:2022-08-23 15:16    点击次数:175
 

原标题:劳荣枝案二审开庭审理画面

【劳荣枝案二审开庭审理画面】正在直播!8月18日,江西南昌,劳荣枝案二审开庭审理,直击庭审现场!

视频截图

延伸阅读:

劳荣枝案二审于8月18日在江西省高院开庭,受害者小木匠之妻盼维持原判。劳荣枝二哥表示:劳荣枝在里面精神有些崩溃。(据8月17日澎湃新闻)

一审庭审画面

2021年9月9日,江西南昌中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绑架罪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南昌中院经审理认定,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劳荣枝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诉。

当年8月10日,劳荣枝二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切按法律办,“就算判死刑,我们也服”。

劳荣枝二哥的话,也正是网友们的期待。一切按法律办,就是最大的正义。现在,劳荣枝二哥称,劳荣枝在里面有些精神崩溃,也让大家对她的现状有所知晓。

实话实说,劳荣枝有些精神崩溃,这就对了!

根据南昌市检察院的指控,在1996年至1999年期间,劳荣枝和法子英共同谋划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绑架、抢劫、故意杀人案件,其中劳荣枝参与杀害5人,并抢劫大量钱财。期间,二人共谋且分工明确,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做陪侍小姐(俗称“坐台”)物色有钱人为作案对象。案发后,劳荣枝使用“雪莉”等化名潜逃。

从中可以看出,劳荣枝罪大恶极,罪不可赦。她的恶行让人脊背发凉,让多少受害者的家人精神崩溃,让多少人为之愤怒。

虽然说迟到的正义也是正义,但劳荣枝“潜逃”了20多年,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也让不少人耿耿于怀。在她一审被法院判处死刑之后,才化解了多少人的心头之气。

劳荣枝不服判决当庭上诉,这当然是她的权利。不过,她的这个举动,被很多人认为是在做最后的挣扎,是求生的本能。因为上诉、庭审、判决等几个回合下来,她又可以多苟活些时日。

因为,如果真的如她所言,“合谋不存在,自己也是受害者”,那就赶紧拿出证据来证明啊。如果真是如此,她当初又何必潜逃?在这20多年里,她有无数的机会自首,证明自己所谓的清白,以求宽大处理。但她没有。

庭审细节披露,在1996年7月28日的南昌灭门案中,她曾对法子英说:“不如一把火烧了这个家”。公诉人就认为,她不管受害人张莉母女是死是活,都反映了劳荣枝致人死亡的主观故意。同时,我们从中哪看得到她是“受害者”的蛛丝马迹?

现在她的精神有些崩溃,恐怕就是因为自己的恶行即将得到惩处,法律的利剑就在头顶,随时可能落下,让她惶惶不可终日吧!

一些网友认为,劳荣枝二哥此时放出她精神有些崩溃的消息,是为了争取同情。如果真是这样,那还真的打错了算盘。南昌市检察院公诉意见书认为,劳荣枝为系列犯罪主犯,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其主观恶性极深,应当承担故意杀人罪、绑架罪、抢劫罪相应刑事责任。请读懂这段话的含义。

劳荣枝的恶行不可原谅,精神崩溃也不是她的终点。劳荣枝的下场也警示着,做了坏事就会得到惩罚,这就是天理。

极目新闻评论员 吴双建

今天上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第四审判法庭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上诉一案。据了解,此次庭审,劳荣枝的家人为其更换了辩护律师。

据媒体此前报道,劳荣枝,1974年生人,原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学教师。1996年至1999年期间,劳荣枝跟随其当时的男友法子英先后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犯下4起绑架、抢劫、杀人案件。1999年,法子英在合肥被抓获,并于1999年11月18日被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逃亡近20年后,劳荣枝于2019年12月在福建厦门落网,同年12月17日,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劳荣枝批准逮捕。

2020年12月21日、22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2021年9月9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劳荣枝被判故意杀人、抢劫、绑架罪,决定执行死刑。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劳荣枝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诉。

那么,二审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会是什么? 二审与一审相比,可能存在的亮点有哪些?8月18日上午,新闻晨报记者联系到了劳荣枝亲属一审委托律师周兆成,请他来解读相关问题。

周兆成律师认为,关于疑罪从无原则的司法适用,劳荣枝是否有杀人合谋,是否参与杀人,这将会是二审控辩双方的焦点。“二审法庭要确认一审法庭查明的案件事实,同时结合被告人劳荣枝在归案后的数次供述,结合罪犯法子英的早前供述,要与客观证据相互验证。从而确认劳荣枝是否参与杀人。”

此外,周兆成律师还表示,法子英当年供述,每次杀人前,都会让劳荣枝先离开,这一点是否可以验证劳荣枝不存在杀人的故意和动机,也需要二审庭审中给予查明。抢劫罪和绑架罪虽然是严重侵犯人身与财产法益的暴力犯罪,其犯罪构造中能够包含故意杀人的恶劣情节。但是,案发时,必须有证据证明劳荣枝当时具有故意的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包括杀人的实行行为。刑法的证明标准在于“排除合理怀疑”,所以,二审公诉机关还需要拿出强有力证据证明劳荣枝的杀人行为是否成立。

那么,二审与一审相比,关键是什么?对此,周兆成律师告诉《新闻晨报》,作为劳荣枝亲属一审委托律师,因案件历时25年之久,法子英早已被枪决,本案许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以及是否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是本案的关键。与民法上“高度盖然性”标准不同,刑法上的“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对案件和证据的要求更高,这也体现出我国在惩罚刑事犯罪上的谨慎态度。

图片说明:周兆成律师(右)与劳荣枝家属

作为劳荣枝亲属一审委托律师,周兆成还向记者讲述了他与劳荣枝家属接触下来对于劳荣枝的一些认识。“在朋友眼里劳荣枝很聪明,为人也很开朗,其在酒吧卖酒的时候,对客户都非常的热情,而且经常从客户的角度考虑问题,不会让客户乱消费,会经常帮客户省钱,有时候还给客户赠送一些酒水,所以她的客人也非常多,大家都很认可她。劳荣枝平时生活很节约,在外面和朋友吃饭都会控制消费。有时候打的士都舍不得打,喜欢做公交车。她男友就告诉我,劳荣枝逼着他陪她做了好几年的公交车。”

周兆成律师认为,这起案件一定会是全国法治的样板案例。接下来,新闻晨报记者将持续关注本案最新进展。

据央视新闻消息,8月18日上午,劳荣枝案二审正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南都记者注意到,8月18日上午,庭审进行的同时,受害人合肥小木匠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刘静洁接受采访时表示,她曾参与一审庭审,劳荣枝当时的供述没有证据佐证,她认为二审改判“不太可能成为现实”。小木匠的女儿表示,“虽然一审判了死刑,但是弥补不了对我们家的伤害,不会提供谅解书,也不会原谅她。”

2020年12月21日,劳荣枝涉嫌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等罪一案开庭审理 。新华社发

新华社此前报道, 阿斯达年代记2021年9月9日,南昌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法院一审认定,1996年至1999年间,被告人劳荣枝与法子英(已另案判决)系情侣关系,二人共谋并分工,在南昌、合肥等地共同实施抢劫、绑架、故意杀人4起。案发后,劳荣枝使用“雪莉”等化名潜逃,2019年11月28日,其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被告人劳荣枝在一审宣判后提起上诉。

8月17日午间,劳荣枝的二哥告诉南都记者,接到法院通知,5名被告人家属获准在8月18日进入法庭旁听。合肥小木匠陆某明是受害人之一,其家属代理律师刘静洁向南都记者透露,其当事人对一审附带民事判决赔偿4.8万未提起上诉,本次庭审将不会到庭,家属会通过网络方式关注庭审,并希望维持原判。

8月18日,对于本次二审开庭,刘静洁也表达了她的观点。她认为,“改判不太可能成为现实。”刘静洁认为,一审审理了两天,为劳荣枝提供了充分的辩解时间。“劳荣枝所说的受法子英威胁、恐吓,是不能成立的,她的供述没有任何证据佐证。”刘静洁表示。

小木匠的儿子和女儿表示,父亲遇害后,20多年来一家人遇到了很多困难,母亲通过种田、保洁来维持三个孩子的生活。小木匠的女儿回忆称,小时候的一场大雨把家里的老房子冲倒了,“妈妈拿着蛇皮袋带着我们几个躲雨”,四处奔波和借住,她因此“从小就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家”。

两人表示,一直以来都关注着案件判决结果。小木匠的女儿坦言:“虽然一审判了死刑,但是弥补不了对我们家的伤害,不会提供谅解书,也不会原谅她。”对于二审结果,小木匠的儿子表示,希望能够维持一审刑事及民事判决。

南都此前报道,作为受害者家属,小木匠的妻子朱大红通过代理律师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合计135万元,法院一审判决附带民事赔偿4.8万元。

对于一审提出的赔偿金额,刘静洁解释称,是根据当事人抚养三个子女至成年的抚养费、死亡补偿金、精神损失赔偿等费用定下的。最终一审判决赔偿48000元,其中38000元为丧葬费,10000元为财力补助费。她表示,接受赔偿数额,没有提起上诉。“情感上无法接受,但是劳荣枝没有赔偿能力,就算提起上诉,也很难赔偿。”谈及劳荣枝家属所说的“愿意砸锅卖铁,全力赔偿”,刘静洁坦言,劳荣枝家属目前没有联系朱大红一家,也没有向他们提出进行赔偿。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实习生 廖泳梅

红星新闻记者 陈卿媛 实习生 曹闳禹

编辑 邱添

备受关注的劳荣枝案,二审将于8月18日上午9点半,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劳荣枝案一审审理过程中,劳荣枝认为自己被法子英胁迫,起辅助作用,未和法子英事前共谋,她没有杀人的故意,不应构成故意杀人罪。一审法院南昌中院则认为,相关证据足以证明劳荣枝的罪行。

2021年9月9日上午,一审法院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以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8月10日,劳荣枝的二哥在得知劳荣枝案将要开庭的消息后,表示希望能进入庭审现场旁听,见一下多年未亲眼见到的劳荣枝。他还认为,劳荣枝案一审判决和法子英案一审判决有相悖的地方,此次二审开庭辩护律师辩护的一个方向,或将提出一审判决证据不足,望发回重审。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南昌中院对劳荣枝案作出的3万多字的一审判决书,并和法子英案安徽合肥中院在1999年判决书进行比对。发现法子英案判决认定3起犯罪事实,劳荣枝案判决认定4起犯罪事实,劳荣枝案新增的那一起案件两名被害人均幸存。法子英案法院认定的事实主要以法子英供述情况为主,劳荣枝案法院则认为劳荣枝对一些细节供述相对稳定。法子英和劳荣枝多处案件细节的供述虽不一致,南昌法院以劳荣枝供述稳定等理由采信劳荣枝的说法。

两份判决书比对劳荣枝案判决新增一起绑架案

劳荣枝出生于1974年,18岁毕业于九江师范学校幼师专业,此后被分配到九江某学校。成为教师一年后,劳荣枝在当地认识了大她10岁的有妇之夫法子英。1996年,劳荣枝办理停薪留职后,跟法子英一起离开九江。两人流窜多地,涉7人命案,法子英在合肥作案期间被捕。劳荣枝则潜逃了20年,后被抓获。

1999年11月,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法子英作出判决。法院认为,法子英伙同劳荣枝作案,在南昌,绑架抢劫财物并杀害3人;在温州,二人使用暴力入室抢劫后,为灭口杀死2人;在合肥,二人诱骗绑架殷X后,以杀死肢解无辜木匠陆X为手段恐吓殷X交出财物,之后将殷X杀死。法院以法子英犯绑架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为由,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枪决。

法子英被捕

红星新闻记者将劳荣枝案一审判决书和法子英案一审判决书进行比对,发现劳荣枝案新增一起有幸存者的绑架案。

劳荣枝案一审判决书显示。南昌中院审理查明,劳荣枝与法子英系情侣关系。1996年至1999年间,二人共谋并分工,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从事陪侍服务,物色作案对象,由法子英实施暴力,先后在江西省南昌市、浙江省温州市、江苏省常州市、安徽省合肥市共同实施抢劫、绑架、故意杀人案4起。

红星新闻记者比对发现,发生在1998年夏天的常州案是劳荣枝案中唯一一起被害人幸存的案件。南昌中院作出的判决书显示,这起案件法子英对常州犯罪事实已有供述,但当时证据不足未移送审查起诉。劳荣枝伙同同案人法子英第一次作案发生在1996年,案发后警方已将他们锁定为犯罪嫌疑人,该起案件是他们在逃避侦查期间连续作案的案件之一,不受追诉期限限制的情形。

南昌中院判决材料显示,据被害人刘甲的陈述,他在卡拉OK厅认识的一名小姐(劳荣枝),千方百计引诱他进入她房间。后该小姐配合男子将其绑在椅子上,那个持刀男子还特意对每处加固了一下,使他根本不能动弹。二人全程无交流,配合默契,他认为二人是预谋犯罪。

因二人在他身上未取得财物。第二天上午,他打电话让妻子刘乙送钱来,小姐出去接刘乙,出发前二人商议如果小姐一个小时未回来,另一人则杀人灭口。

下午刘乙被小姐带到案发房间,被劫取钱财后,刘乙被绑起来。后该男子与小姐离开现场,刘甲和刘乙就逃走了,二人被劫取的财物是刘乙带来的7万元现金及其包中几千元现金。

刘乙的证言与刘甲一致。劳荣枝带钱走之后,法子英想要杀刘甲,她恳求后,法子英放弃加害行为,用手指着刘甲,说了三遍:“你记着,你的命是你老婆给的。”

劳荣枝对法院的证据均无异议,认为具体的金额无法确认。一审法院在这起案件中认定绑架勒索的财物为7.5万元现金。

南昌中院认为,此案系法子英与劳荣枝共谋,法子英和劳荣枝作案手法娴熟、分工明确、配合默契。刘甲到达出租房后,法子英持刀控制刘甲,劳荣枝对刘甲实施捆绑的行为。劳荣枝和法子英共同劫取财物并对刘乙实施捆绑。劳荣枝的行为符合绑架罪的构成要件。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两份相差20多年的判决书中,南昌、安徽、合肥案中,法子英和劳荣枝的供述的一些内容存在差异。

资料图

南昌案——法子英杀害熊X时劳荣枝是否进入现场?

南昌案中,1999年的合肥法子英案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为:1996年6月,法子英与劳荣枝在南昌租房,并预谋绑架勒索钱财。劳荣枝化名“陈佳”在某夜总会坐台,物色到绑架对象35岁的熊X。法子英曾跟踪熊X到他家。7月28日上午,劳荣枝打电话将熊X诱骗至她的出租房处,将其杀害。为毁尸灭迹,法子英将熊X尸体肢解装入四个袋中。

当晚,法子英劳荣枝二人携带从熊X身上搜得的钥匙来到熊家。法子英用尖刀威逼熊妻张X交出财物,于29日凌晨用皮带勒死张X、用裙带勒死其3岁女儿熊X璇。为制造假象逃避侦查,法子英回其租房处将熊X的部分肢体运至熊家。法子英、劳荣枝二人于7月29日凌晨离开熊家。经法医鉴定,熊X系被他人勒死后分尸,张X、熊X是被他人勒颈窒息死亡。

红星新闻记者根据两人各自的案件判决书进行比对,发现南昌案中有一些细节有所不同。法子英的说法是,劳荣枝按他的要求,把熊X骗到出租屋内,让劳荣枝离开现场后,抢劫财物并杀人分尸。劳荣枝则称,她把人骗上楼后,躲在一旁的法子英持刀控制住熊X,她上前捆绑熊X,并劫取了熊X身上的财物,法子英让她下楼,他要和熊X谈判。后来她回到出租屋,下午四五点她和法子英打车去熊X家,用熊X的钥匙能打开他家的门。法子英回到出租屋的时候,熊X还活着。

关于熊X妻儿被害的情节,法子英的说法是当晚11点,他和劳荣枝一起到熊X家中,劳荣枝在门外等候,他入室抢劫并将熊X的妻子和小孩勒死。然后叫劳荣枝进来,对她说这家里没人,让劳荣枝在家中找些财物,并在家中等他。法子英前往出租屋将熊X的尸块运入他家中,天快亮时,其与劳荣枝一起离开熊家。

劳荣枝则称,晚上10点左右,她和法子英去熊X家。熊X的老婆和小孩还在睡觉,他老婆醒后很配合。法子英控制住那对母子,她就翻箱倒柜找值钱的东西。临走时,她害怕留下指纹,跟法子英说要不一把火烧了熊老板家,法子英不听,她就先走了,法子英后离开。她和法子英去九江法子英母亲家不知道熊X一家三口是什么下场,其隐隐约约知道法子英可能杀了人。

相关证人证言,劳荣枝与法子英到南昌后,法子英自称是做小生意的,劳荣枝到夜总会坐台是自称南昌人,但说不出南昌话只会讲普通话,喜欢与有钱人来往。熊X对面邻居在7月28日下午6时许,其看见一名年轻女子拿钥匙在试开熊X的家门。晚上11点左右,邻居看到一个陌生男子提着黑色提包下楼。

南昌中院在2021年作出的一审判决认为,法子英与劳荣枝的供述多处不一致,法院认为在熊X到达劳荣枝出租房后,法子英持刀控制熊X,劳荣枝实施了对熊X捆绑的行为。理由为熊X体重较重,法子英同时持刀控制并实施捆绑客观难度大。劳荣枝对该行为的供述一直稳定,证人也证明她看到劳荣枝试开过门。法院未采信法子英所称作案时劳荣枝未进入现场的供述。

南昌中院认为,同案人法子英的供述以及劳荣枝在供述中提到“点一把火烧了这个家”“法子英要善后”等证据,足以证实劳荣枝伙同法子英预谋绑架熊X。劳荣枝对抢劫熊X并致死的行为,应以抢劫罪论处;在对熊X家进行抢劫时,劳荣枝通过预谋犯罪控制张甲、熊X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她们可能会被法子英杀害而不顾,客观上导致被害人身亡,应以抢劫罪和故意杀人罪论处。

温州案——知道被害人可能被害而不顾

1999年的合肥法子英案判决书显示,温州案中的事实情况为,1997年10月初,法子英、劳荣枝窜至浙江温州,法子英在与22岁的梁X商谈转租住房事宜过程中感觉梁X有钱,遂与劳荣枝预谋抢劫。10月10日,法子英与劳荣枝来到梁X住处,逼其交出财物。后又逼迫梁X打电话将27岁的刘X叫来,供他抢劫。法子英将刘X、梁X勒死,并从二人身上抢走财物。

劳荣枝供述内容提到,梁X是她在KTV上班时认识并得知梁X要租房。法子英决定绑架勒索梁X,让她以租房的名义带他一起到梁X的出租房。法子英就用刀胁迫梁X,她将梁X捆绑起来。刘X来时也是她开的门并把刘X带到卧室,法子英用刀架在了刘X的脖子上,她把刘X捆绑。

取完钱以后,她按照约定给法子英发了取到钱的暗号,两人在高速公路路口相会并离开温州。她和法子英每次作案前都会先研究好作案逃跑路线,一般都是选择在可以第一时间离开当地的地方会合。她不知道梁X和刘X最后怎么样。

2021年时南昌劳荣枝案一审法院审理后认定,劳荣枝供述卢X穿睡衣来敲门、抢劫后其曾用梁X手机接听一个电话等细节,非亲历不能知晓。根据证据和同案人法子英的供述以及被告人劳荣枝在供述中提到的证据,足以证实劳荣枝伙同法子英进入梁X住处实施抢劫,又逼迫梁X叫来刘X再次实施抢劫,法子英是在劳荣枝劫取钱财后才勒死被害人梁X、刘X。劳荣枝通过预谋犯罪控制被害人,并置于法子英非法控制的危险状况之下,且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可能会被法子英杀害而不顾,客观上导致被害人被害身亡,应以抢劫罪和故意杀人罪论处。

资料图

合肥案——法子英翻供后承认杀害殷X

1999年合肥法子英案判决书显示,1999年7月1日二人租住在合肥,并预谋准备工具绑架杀人。法子英在某门市部以“关狗”为名定制钢筋笼一只;劳荣枝则到一旧货市场买了旧冰箱一台,劳荣枝化名“沈凌秋”在合肥某歌舞厅坐台,物色到绑架对象35岁的殷X。7月22日上午,劳荣枝打电话诱骗殷X至租房处。法子英手持尖刀逼住殷X,将他的手脚捆绑锁进钢筋笼。

为使殷X相信其是绑匪并逼殷X尽快交出财物,法子英以有木工活要做为名,将35岁的木匠陆X骗在租房处杀害后将尸首放入冰柜存放。在法子英的恐吓下,殷X按法的意思写了二张字条给其妻刘丙,要刘丙交钱赎人。当晚9时许,法子英逼迫殷X打电话给其妻刘丙,叫刘丙准备钱在合肥市长江饭店与他见面,法子英携带字条前去收钱,但因故未成。当晚11时,法子英再次打电话与刘丙约定次日上午9时见面。

7月23日上午,法子英逼殷X又给其妻写张字条,10时左右,法子英将殷勒死。之后,法子英携带自制手枪及字条来到殷家,向殷妻刘丙索要1万元。刘以筹钱为由让其在家中等待,随后向警方报案,法子英当场被警方抓捕归案。经法医鉴定,殷X系被他人勒颈窒息死亡。陆X身体多处被刺破急性大失血死亡,头颅躯干分离。

案发后,劳荣枝使用“雪莉”等化名潜逃,并于2019年11月28日被公安人员抓获归案。多名证人证言,劳荣枝在逃往厦门后,以打工、与男性发生性关系后索要财物、求包养或由男性提供财物供养的方式生活。日常消费较高,存在依赖男人生活的思想。

合肥案中,法子英在供述中多次提到,他2次出门去找殷X妻子要钱时,均交代劳荣枝,如果他没有在指定的时间回到出租屋,劳荣枝就把笼内的殷X杀掉。此外,法子英辩护人与法子英会见笔录证明,案发后法子英不知道殷X死亡的事实。之后,法子英翻供,说之前说的是假话,殷X是他用铁丝勒死的,用的老虎钳拧铁丝。

关于殷X的死亡,劳荣枝供述的内容为,在这次作案中,她主要是配合法子英,不会去反抗,也不想反抗。她和法子英一直都是“合作”的,只是分工不同,实施杀人的行为主要是法子英做。

资料图

2021年南昌中院一审审理认为,劳荣枝伙同法子英在绑架殷X过程中,又另起杀人犯意,劳荣枝在案发当日买冰柜用于藏尸,法子英找来陆X并将陆X杀害,劳荣枝在明知法子英要杀人的情况下买冰柜,还协助法子英移动装有陆X尸体的冰柜,应以故意杀人罪论处。劳荣枝在殷X手书字条上添加“他的同伙一定会让我比刚才那个人死得还快”等威胁内容,殷X的死亡结果是处于劳荣枝的预料之中,符合绑架罪的构成要件,应以绑架罪论处。

2021年9月9日,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以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